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www.301705.com


我的爱妻生来就是我的妻子,她是我的表妹。  有人或许会问现在怎么可以近亲结婚呢?让我来细细的讲。  我生活在中部的一个中型城市,小时候是在城关镇长大的,我的家族都在这里,妻子的奶奶和我的外公是亲兄妹。  是的,我和妻子当然算是表兄妹了,也算是娃娃亲,从我记事起就知道她是我的老婆。  我还依稀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情景,那时我大约五六岁,学前班的一个小淘气。  那天妈妈跟我说:小虎(我的小名)跟我去看小妹妹。  我问哪里有小妹妹,妈妈就带着我去了表舅家。  那一天是妻子做满月的日子,我在摇篮(一种竹木制的摇篮,大约一米多长半米宽,现在很少见到了)里见到了她,她粉粉的,嫩嫩的躺在摇篮里。  不知道为什么,我到现在仍然清楚记得当时我的反应,我趴下去亲了她,小宝贝咯咯的笑,我那一整天不断的亲她,然后唱幼儿园的歌,跳幼儿园的舞逗她玩。  我问妈妈:她叫什么名字呀?妈妈说:还没名字呢,等到一百天的你姥爷给她起名。  这是必需的,因为我的名字也是姥爷起的,姥爷可是我们家乡十里八里都闻名的文化人,在镇上的中学做了近二十年的校长呢。  对了,我的名字——秦枫。  枫的谐音是丰,寓意是红,姥爷当然是希望我们家红红火火,生活富足了!这时间大人们都围着我们,也不知是表舅妈还是哪位阿姨婶婶问我:小虎,把妹妹给你做老婆好不好?那时我对老婆这个词不是很理解,但是知道那是个好东西,于是我点头答应了。  等她渐渐的长大,我便多了一个跟屁虫。  当然她的名字也有了,雅婷!姥爷起的,当然是希望她长成一个文静美丽的女孩子。  从小到大,雅婷最粘我,由于两家隔得不远,我们俩睡在一张床的日子好多好多,一直到我上初中。  记得全家人送我去市里读书的时候,雅婷追着大客车哭的很伤心,我也伤心了好一阵日子。  雅婷正式成为我的未婚妻,是在我大学毕业,二十一岁那年,雅婷十六岁。  那一天,家族的亲人们都聚在一起,高兴而且热烈的为我们祝福。  我也在亲人们的起哄里很正式的亲了雅婷。  嘿嘿,虽然我之前已经偷偷的亲过她了。  那一整天,雅婷的脸蛋都是红扑扑的,话也没说几句,但我知道她也非常快乐。  之后便是漫长的等待,等她高中毕业,大学毕业!我们结婚那天,真的好热闹,到处都是人,认识的不认识的。  我脑子里乱哄哄的,心脏一直跳的咚咚响。  姥爷特地请了大红的喜轿,一直抬到堂屋才落轿,雅婷出轿门的那一刻,我的心差点就跳出来了。  她的一张清丽白皙的脸上,小嘴边带着羞涩的微笑。  我哆嗦著牵她下轿,我知道我这一辈子都会被她抓得紧紧的!繁琐的结婚典礼终于结束,费劲周折打发了那些闹腾的亲戚朋友,天色渐渐的暗淡下来。  亲人们陆续离去,妈妈最后在我俩的新房里,交待我不要让雅婷受了委屈,我自然是满口的答应,妈妈带着满意的笑容离开房间。  天已经完全黑暗,我俩在明亮的新房里对视微笑。  一切都无需语言,我的小妻子扑到我的怀里,我紧紧的搂住她,甜甜的,狠狠的吻她,吻到她如同一团软泥。  激烈的褪去她的衣裳,激烈的爱抚她,我在她赤裸的胴体上,从额头一直亲吻到脚尖。  在温柔的进入她娇嫩紧窄的处子蜜穴后,我一边吻去她眼眶里甜蜜的泪水,一边冲动的抽插,直到把无尽的精液射入她的体内!婚后的甜蜜不用细说,一年后我们的宝贝出世了,一个可爱的女孩。  父母们的喜悦无法形容,小宝贝的一切都不需我俩操心,按我妈的话说,我们的任务就是去为宝贝打拼一切,家里的事就不用管了。  托父母们的福,我们心无旁贷的打拼了几年,我俩在各自的单位都混得不错,也购买了交通工具,去年更是在长辈的帮助下,在市中心美丽的河畔小区,购置了一栋两层带小花园和车库的别墅。  按雅婷的话讲,咱们这房子要是在那几个繁华的大城市,真的是要让人红了眼!那些美好的回忆真是是我幸福的源泉啊。  一些意外事情的发生都不是在意料之中的,那是2006年的夏天,那一天本来心情也不错,周末公司临时加班,不过原本要到下午才能完成的工作,在大家的激情工作之下,不到十一点就完工了。  跟领导同事打过招呼,我驾车去了一个雅婷喜欢吃的小店买了些她爱吃的点心,愉快的往家里赶去,希望能给她一点小小的惊喜!我没有按响喇叭,停好车掏出钥匙打开家门。  一楼没有雅婷的身影,只听到从二楼传来她咯咯的笑声。  她在跟谁聊天?我想也许是她或者我的表兄妹?或者她那两个闺蜜?嘿嘿,我去吓吓她们!我把点心放在茶几上,轻手轻脚的摸上楼去。  声音从书房传出来,我靠过去,从没有关严实的门缝正好看到雅婷的背影,她坐在电脑前面,我心里喔了一声,原来她在上网。  她穿着居家的睡衣,左腿伸直放在地上,右腿蜷曲在旋转椅子上,左手扶著耳麦,右手拿着麦克风。

  聚精会神的神态让我好一阵发呆,直到她说了一句:什么啊,哪有那么夸张!然后又是一阵娇笑。  我有些紧张——到底是怎么回事?雅婷到底和谁在聊天,这么开心?我想叫她一声,但心里患得患失,不知道在担心什么?我像个傻子一样退回楼下,拿起茶几上的点心,打开大门,站在门口大叫:婷婷,我回来啦!婷婷,在家吗?大约过了一到两分钟,婷婷才答应了一声。  我站在门口心想:她在关电脑!我无比的好奇?她到底在和谁聊天!?  婷婷欢快的跑下楼,扑到我身上,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开心的笑道:“哥哥回来啦,今天怎么这么早,不是说要到下午吗?”  看着雅婷喜悦的小脸,我不禁在心里责怪我的患得患失!我顺势搂住她,在她娇艳的红唇上狠狠的亲了一口,笑道:“活干完啦,哥哥赶紧回来陪我的小宝贝啊!”  雅婷快乐的接过我手里的点心,开心极了:“哥哥你休息一下下,我给你做点好吃的哦,啊,我最喜欢的桃酥,谢谢你哥哥。”  看着跑向厨房的雅婷,我坐到大厅的沙发上,扯下领带,长舒了一口气,将脑子里一丝丝的不愉快抛到脑后!五分钟后,我的午餐端上来了,哈哈,鸡蛋面条!果然不出我所料,婷婷也只会做这个了!我接过面条,大口的消灭它们,雅婷坐在我旁边,两手拖着下巴,认真的看我吃她做的面条!三口两口拔完面条,往后一靠,叹道:“真好吃!”  摸摸下巴假装沉思著:“嗯,吃饱了,现在做什么呢?”  婷婷咯咯的笑着,收过碗筷去了厨房,一边笑道:“哥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呗。”  我赶紧跟上去,夺过她手里的碗,在水台胡乱的冲了一下扔在一边,紧紧的搂住她的纤腰,叫道:“吃饱喝足,肯定要做那什么啦!”  雅婷嘻嘻的笑着:“想做那什么必需先洗香香啦,哥哥你快去洗澡。”  我叫着一起洗,一把拖着婷婷到了洗澡间。  一边迅速的脱掉自己的衣服,一边解开雅婷的衣带,婷婷躲闪着我的进攻,伸手打开喷头,低头看到了我硬挺的肉棒,一把捉住它道:“小坏蛋,洗个澡都不老实。”  她这一抓,让我血气上涌,赶紧的草草冲了一下,抱起雅婷就匆匆的上楼进了卧室。  将湿淋淋的雅婷扔到床上,我也湿淋淋的扑了上去。  我狠狠地吻住那张让我留恋的小嘴,将舌尖深入,刷弄着她洁白整齐的贝齿,“嗯…”  雅婷毫不示弱地用香唇裹住我的舌头,如同含着肉棒一样地套弄起那入侵她口腔的异物。  我的双手也开始不老实了,从她的肩膀向前滑到她的前胸,手掌紧紧的揉捏她挺翘的乳峰。  我的吻一直下滑,却略过胸脯,在雅婷腿间稍作停留,继续往下,一直到她脚尖。  一手捧起她的脚踝,一手握住她的脚弓,把她细琢过似的玉足抬起,凑近了我的脸:“小脚先给哥亲亲好不好?”  雅婷慵懒的笑着:“你有恋足癖哦!”  “谁叫你那么迷人咧?我不止恋足,你身上我留恋的地方可多了。”  反正马屁不会嫌多,何况我可没说谎。  说著,我就从她的脚踵开始,轻轻的吻著舔著,还忍不住轻轻用牙齿咬了几下。  脚板心太敏感,只是亲吻就让她咯咯直笑,在脚尖那儿倒是我大大肆虐了一番。  我把雅婷的脚趾头依次含在嘴里,轻轻的吸吮着她珍珠似的趾尖、把舌尖伸进她带着清香皂味的趾间,“唔…”  雅婷看着我的一举一动,脸上带着复杂的表情说道:“哥…你好久…没有这样舔人家…感觉好奇怪哦…”  “感觉不好吗?”  我起身伏在她胸脯上,把手再次伸到胸部。  雅婷白皙的皮肤逐渐显现粉色,从颈根的平坦往下变成了缓缓升起的两座丘陵,乳峰上的皮肤像凝脂似的,我突发奇想的说出:“又白又嫩,看起来好像很营养的样子。”  “嘻嘻…”  雅婷笑的时候,嫩嫩的奶子也微微颤动着:“宝宝想吃奶啦?”  虽然她是平躺在床上,但是她的乳房却只是因向胁下扩张而微微损失了一点高度,却更加的浑圆,双乳之间仍然看得出一道浅沟,而这样仰卧的一个好处是,雅婷的乳峰轮廓看起来特别圆润,在靠近圆心的地方,细白的肤色逐渐转为嫩红色,我仔细的欣赏著这对蓓蕾,雅婷的乳晕大约有一元硬币那么大,乳晕的正中央则是樱桃似的奶头,硬挺地竖立在乳峰上。  雅婷显然已经处于兴奋的状态,因为她的那对奶头虽然没有被直接碰触过,却已经着实地勃起,诱得我几乎想马上凑上去“吸奶”  了。  我伸出左手,在雅婷平坦的腹部轻轻抚摸,由肚脐缓缓迂回而上行,渐渐接近她乳峰的底线,她轻闭上了双眼,胸部深深的起降,我把嘴凑到她的耳边:“妹妹呀,你是不是已经湿了?”  雅婷闭着眼睛,只是点了个头。  “嗯…”  突然的轻呼是因为我用舌尖挑弄了一下她左边娇巧的乳头,一边慢慢舔拭,一边轻轻地对乳头呵著热气,而我的右手也同时托起她的右乳,故意不去触到乳尖,但却揉动着她肥腴的乳丘,那几乎触手即化、却又蕴含着丰富弹性的幼嫩奶子随着我的肆虐而浪动着。  “嗯…哥…你不要…哼…光逗人…呵…嗯…”  雅婷抱怨着我的迂回战术,然而我仍然抑制着自己的冲动,依然慢条斯理地用相似手法推揉着她的右乳。  “雅婷妹妹…”  我用嘴唇轻轻吸吮著乳头,然后再对着她悄声耳语:“这样吸你那对漂亮奶头好不好?”  “唔…好…嗯…”  雅婷无力的回答。  我揉弄着她乳峰的手这时由她胸部向下身游走,滑过她光润平坦的腹部,当我的手指接近雅婷的下腹时,她发出了一声嘤咛,全身微微的颤抖著,但是我没有马上入侵她的阴阜,反而反复地在她浑圆的大腿内侧游行,用手背轻抚着她光滑柔嫩的肌肤,弄得雅婷用有点沙哑的语音、颤颤地说道:“哥…不要…再逗我了…嗯…我…好湿了…”  我闪电似的来到她的小腹处,在我将将将把嘴唇凑到她的蜜穴时,雅婷反射似的夹住了我的头。  我双臂环抱住雅婷夹着我头部的大腿,如此一来,我的手指就可以放在她的阴阜上,左右拨开她肥腴的阴唇,我的舌尖沾满了雅婷带着淡淡咸味,光泽清澈的温热爱液,毫不放松地贴着她阴核快速挑动,弄得她不停发颤,我的手指得寸进尺地放在她柔软烫热的薄薄花瓣上,将她们拨开,暴露出粉色的内壁。

  除了小阴唇的外缘是淡棕的肉色,水汪汪的蜜穴里一片嫩红,小小的尿道口若隐若现,另外的一个洞口虽然大不了多少,但是却明显地是雅婷阴户里最忙碌的活动中枢。  她的阴道口微微被肉瓣遮蔽,但是肉瓣却是上下分开两片微微外吐,那是我当年的杰作!雅婷处女膜的遗迹!因为兴奋充血,使得雅婷阴道口特别紧小,但是那小小穴口却一下下的微微张合著,清澈无色的液体则不断地溢出。  “哥…进来…啦…”  雅婷哀怨的呼著,我抬头看见雅婷的小脸蛋,只见她眉头紧蹙锁好像快哭出来似的,我心中一紧,也就不再忍心逗她了,赶紧跪在她的腿间:“妹妹,扶一下哥哥的鸡巴,帮我进去。”  雅婷迫不及待地将右手伸入腿间,用食指和中指轻轻夹起我的肉棒中段,将龟头着实地抵住了她的花蕊,我也就顺势向前挺腰,把龟头缓缓地塞入雅婷狭小的阴道里。  雅婷闭上眼睛,脸上同时出现了苦闷和愉悦的表情:“哥哥,啊…老公…嗯…”  我早已不再克制对抽插的向往,加上雅婷的鼓励,我刚一进去就毫不客气的猛力抽送,一下下地将阴茎几乎整只抽出,然后快速地将肉棒送回雅婷饥饿的蜜穴中,剧烈的动作加上阵阵快感,使我不禁喘息了起来:“嗯……雅…雅婷妹妹…这样……舒…舒服吗?”  “好…好……舒服…用力…哥哥,狠狠的…插…呀…啊…”  雅婷开始迷糊了。  雪白的乳肉随着我的冲刺而颤动,不一会她的大腿根已经被我的撞击顶得泛红,阴阜间的细细绒毛被我带出的淫水弄得湿漉漉,而柔嫩的小阴唇则随着我的抽送而张合吞吐,发出“渍渍”  之声。  说真的,这样强烈的视觉刺激会害我忍不住早早弃甲投降的泄出来,所以我只好试着分散自己的注意力:“雅婷…嗯…为…为什么…呀…要我…狠狠的…插…”  “因…因为…我…好想要…要哥哥…嗯…干我…爱…做爱…”  开始语无伦次的雅婷撑起上身,用涣散的眼神看着我。  天啊!听了这种话我的淫欲更是高张,我看着雅婷双臂之间,悬著两只白白嫩嫩的奶子,正随着我抽插的节奏而颠动着。  我认命的想着,八成逃不过早泄的命运了。  我一边加快了抽插的节奏,一边伸出双手托著雅婷的双乳,让她被甩动着的乳尖来回摩擦着我的手心,她的那对奶头还是那样挺胀胀地像两粒熟透的樱桃。  雅婷又躺下去,尽量地使得她的臀部高翘起来迎合著我,我急促的抽送和雅婷蜜穴里丰沛的溪流搭配出“渍渍”  的轻快节奏,而且不时夹杂着我阴囊拍击着她后庭菊花处的声音,每当细微的“啪啪”  声传出时,雅婷也会适时发出特别大声的呻吟:“嗯…哎…”  大概是我触及了靠近她花心的G点吧!雅婷的纤长手指紧紧抓着床单,侧过俏脸贴在床面:“啊…插得…好深……对…对…用力…我…小…小穴…胀胀的…好……好胀…啊…”  我的双手托着她的腰臀相接之处,上身直立地腰部拼命抽插:“妹…嗯…你…你太紧…我…受…不…了…”  雅婷热呼呼的液体不停溢出,那娇吟声拖得长长尖尖地,她紧紧蹙著眉头,张著小嘴:“哦…哦…”  然后她的呼声突然变成急急短促的:“啊……哥哥宝…宝贝…啊…呀…呀…”  她蜜道里的阵阵收紧使我意识到:雅婷居然先我一步的高潮了!我也无法自制的拼命做着最后冲刺:“啊…雅婷,妹妹…我…我要…射了…”  在高潮之后,原来大声娇呼的雅婷喘着气,一时之间只能随着我的冲击发出“嗯…嗯…”  的声音,但是一旦听见我即将射出,她便抬起头来,带着妩媚的微笑看着我:“…哥哥,哥…宝贝……射给我…乖…射在妹妹…小穴里面…”  “唔……”  我拼命的狠插几下,停止抽动,将鸡巴深深埋入雅婷小小的湿暖窄径里,硬到极点的阳具阵阵鼓胀著。  “对了…嗯…我感觉到了…啊…哥…对…就是…这样…都射给我…射在我里面…”  随着浓烈的精液阵阵飙入雅婷的阴户深处,我不禁微微颤抖,大腿根也微微抽搐著,我咬紧牙关,随着射精的节奏哼著:“嗯…嗯…”  “啊…哥…你射得好多…”  “嗯…你…你里面…在…吸…”  的确,我感到雅婷的小穴有韵律的收缩著!我环抱住雅婷的细腰,把脸贴在她胸口上,在她阴道中的阴茎虽然射了,但是还维持着半勃起,不想退出来。  雅婷的脸上荡漾著幸福的笑容,她轻轻的把我的脸捧住,低头来温存地吻我:“哥哥,你知道吗?我真的很爱你。”  我闭起眼睛,享受着妻子温暖的怀抱和深吻,听到她这么一说,我的心头暖烘烘的,我撑起胳臂想起身。  雅婷制止了我的动作,轻拍我的脑后:“别动,乖乖的!”  我枕着她的乳房,缓慢的亲吻着眼前的乳头,不久便打了个哈欠,我尽力想维持清醒,但是不知不觉地就飘进了恍忽的状态,朦胧中熟睡了,紧紧地搂着老婆,连做了什么梦都记不起来……【未完待续】【娇妻坏坏】【第二章】【作者w149343397】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听着一个女声轻轻呼叫着:“老公…哥哥…”  确定是雅婷在叫我,意识也逐渐清明过来:“嗯…什么事?几点啦?”  “好像,快要下午了吧。”  雅婷娇滴滴的呢喃著:“哥哥,我要尿尿…”  “哦…”  我有点不情愿的撑起手臂起身,这才发觉我居然一直趴在雅婷胸脯上睡着,而且那根肉棒居然还是硬邦邦的,退出雅婷的小穴时发出“啵”  的一声清响,龟头顶端还有一丝黏液牵连在雅婷的穴口。  “嗯……好难受,人家被你压死了!”  雅婷怪嗔著起身坐我身边,她伸出纤细的手指,握住我那根肉棒:“不怀好意哦,插了人家好久…”  我用手指梳弄着她的发丝:“咦…你不是想上厕所吗?”  雅婷偎在我胸前,用娇滴滴的声音说:“哥哥,我全身好麻,都是你压的啦,人家不想动耶。”  “啊?那…你是要我抱你去尿尿?”  雅婷用一副迷人的样子看着我:“好不好嘛?”  那个的样子倒是使我想起她从小就会撒娇,总是把我迷的晕头转向地,既然她连媚眼都施出来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我下床走到雅婷那边的床缘,伸手把她侧抱在怀里,雅婷用手环着我的脖子,柔顺的将脸贴在我胸前。  我走到浴室去,缓缓的屈曲双腿,雅婷幸亏满轻盈的,没有费太大的功夫我就搂抱着雅婷蹲在水槽旁边,而她的臀部就夹在我张开的大腿之间,正好悬在水盆上方。  我的鸡巴这时是直挺挺地顶着雅婷的后庭。  雅婷倒是很合作地分开两腿,突然一股水流就从她腿间撒了出来,温暖的尿液还滴到我的腿上。  我低头盯着雅婷的腿间,还好她阴阜上的绒毛非常稀疏,我可以清楚的看见她丰腴的白嫩大阴唇和花瓣似的小阴唇,尿尿时露出里面的粉红嫩肉,还有那一流略带微黄的小瀑布,一股暖气由她密处升起。  尿液逐渐减弱,水流也成了细细的一股,落入盆中的著点也不再那么远,终于成了断断续续的。  只有在我感觉到她的腿在使力的时候,才会挤出一滴滴尿液,终于连声音都没有了。  看了雅婷用嫩嫩的小穴撒尿搞得我兴奋莫名,一直就没软下过的鸡巴这会儿更是昂然高翘,起身时我故意的用龟头在她腿缝间用力的滑过。  “哥哥好坏!”  雅婷扭头白了我一眼,伸手去拿手纸。  我一阵冲动,突然把她推得弯下腰去,托住她柔韧的臀瓣,蹲下去从后面把脸贴向她的股间。  “你干什么…啊…呀…”  雅婷意识到我在做什么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我了,我的嘴唇已经吻住了她臀缝间的花瓣,雅婷夹紧双腿,反手来推我的头,但是却反抗的有气无力:“哥哥……不要这样哦…讨厌…好…好脏…”  我才不管脏不脏咧,伸出舌尖拨弄着她柔嫩的小阴唇,瞬间就探到了花瓣间的隙缝,灵活地将舌头鉆了进去搅动着。  “呀…不好…不……尿…不能吃…啊…啊…”  雅婷嘴里抗议著,身体却软下来,任我托著雪臀享用。  我才不在乎什么能不能吃,雅婷的阴部只有一点点淡淡地尿味,我舌尖舔到的味道虽然不能说是甘甜,对我来说却是不亚于琼浆玉液。  随着我舌头在细缝中往复地探动,雅婷体内的滋味也转变成我熟悉的口味,她软嫩阴户中的温度渐渐升高,嘴里也吐出含混的呻吟:“不…不要…再……舔了…哦…哦…是…是我的…尿…啊…啊…”  我抬起头,站起来捉狭地在她雪臀上拍了一下:“早就没有尿啦,现在里面湿答答的是什么液体呢?”  雅婷娇羞的摇著头:“不知道!”  我嘿嘿的笑着,一手扶住她的臀部,一手扶着肉棒,对准目标迫不及待地一个猛冲!“呀!”  雅婷一声娇呼,赶紧双手按在水盆边稳住重心。  睡了个午觉我的精力非常旺盛,体力也接近顶峰,接下来就是一阵打桩似的狠狠捣弄,小腹撞在雅婷粉嫩的翘臀上啪啪的响,这一阵猛攻让迷糊的雅婷更加的昏头昏脑。  她反过右手来隔在我的小腹和她臀部之间,微微的抗拒著,呻吟著:“哥哥,轻点呀!我……我不行……太…快啦!”  我闻言将速度稍减,但是力度却丝毫未减,每次都将整根肉棒抽到洞口,再猛力的插进去。  每次我都隐约的感到龟头撞击到一个软中带硬,圆滚滚,滑溜溜的所在!我明白那定是她的子宫颈,便是所谓的花心啦!“啊……哥哥…好……好狠心,雅…雅婷要……要…被你插……死了……啊……啊……”  每一次的深入,都会让雅婷痛苦而且快乐的呻吟。  我扣住她的腰臀处,抽出时双手前推,插入时用力后拉。  我低头看着两人紧密的交合之处,一道绮丽的风景让我意乱神迷,原来,在我每一次的撞击之下,雅婷丰腻圆润的雪臀就会泛起一阵阵的肉浪!我不禁将速度放的缓慢,抽出肉棒后稍顿一下,待雅婷臀上的颤动停止下来,然后才用力插入,果然!一道波形的雪白臀浪泛起,煞是好看!我暂缓抽插,顺便抑制一下强烈的快感。  附下去贴住雅婷的背部,双手前抄,握住一对弹力十足的乳房,嘻嘻笑着:“婷婷呀,你的屁屁好厉害,有浪哦,比大海的波浪都要大哦。”  “嗯…”  雅婷摇晃着臀部,娇嗔:“什么啊,哪有那么夸张!”  我呆了一呆,心中一紧,这句话跟先前雅婷和人聊天的语气声调一模一样!我内心没来由的一阵躁动,双手狠狠的捏著雅婷的奶子,直起身闷声不响。  “是谁?到底是谁?”  我心里大叫着。  耳边传来雅婷的娇嗔:“哥哥,动一动呀。”  随着话语摇动着臀部。  内心的烦躁化为暴虐!我沉声叫着:“插死你,插死你这个小浪货!”  我将腰腿处的力量发挥至极限,速度与力度都提高到最顶点!迅猛而且沉重的撞击让雅婷马上开始胡言乱语了:“啊…哥……啊…要把…把…雅婷…啊……搞死了……要死了……啊啊…”  我只觉得鸡巴硬的好像要爆炸了,恨不得把两颗蛋蛋都捣进雅婷的肉穴里去!强烈的快感一阵阵的袭击着我,这次攻击延续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我便做出了最后一击,狠狠的捣进去,龟头死死的抵住雅婷的子宫颈,滚烫的精液猛烈的的迸发了。  “呀…呀……”  几乎在我爆发的同时,雅婷也尖声叫着,上身直起,双手反搂住我的腰,翘起雪臀也死死的抵住我的小腹,身体一阵阵的颤抖,肉穴里面剧烈的蠕动着,挤压着,恨不得想把肉棒里的液体榨干似的!持久强烈的高潮令雅婷差点瘫软在地,幸好我从背后抱住了她。  高潮后的我也好像把那些不愉快全射到了雅婷的蜜穴里,心情平复了下来,不禁在心里责怪自己,怎么可以对我的宝贝产生疑惑呢?我紧紧的搂着婷婷,良久!随后我们洗了澡,穿戴齐整出去吃了顿饭。  因为明天不用上班,所以叫了几个好友去K歌,直到接近凌晨才各自回家。 

 但是这天夜里我做了好多梦,不是一些恶鬼追我,就是婷婷嗤笑着看我,跟一个看不清面孔的男人手拉手离我而去!我在夜里惊醒,浑身冷汗!昏暗中我看著一边熟睡的婷婷,内心一阵翻滚。  我提醒自己,绝对不可以让婷婷离开我,我必须做些什么,我该怎么做?我问自己。  第二天早上,我心里有了定计。  谎称单位有点小情况,要我过去处理一下,我让雅婷回老家去,接了我们可爱的小宝贝雯雯来。  我答应中午一定回家,然后我们一家三口出去好好玩玩。  雅婷听见是要她去接我们的宝贝女儿,自然是满口答应,胡乱吃了一点早餐就匆匆的出门了。  我则是驾车来到公司,因为我这人做事比较谨慎,不管什么事一般都不愿有所遗漏。  公司里值班的同事打招呼问起什么事,我回答一点小事。  在单位呆了不到半个小时,我又回到家里。  我估计现在雅婷已经到父母家了,所以赶紧的打开电脑,登上了雅婷的QQ。  跟雅婷经常聊天的大约有五六个人,除去她的闺蜜同事,我找到了一个和她聊天最多的家伙。  资料显示是苏杭人,男性,24岁,网名叫誓言。  当然网上的资料大多是虚假的,做不得准。  我翻看了雅婷和这个人的聊天记录,大多是电影,音乐,美食,旅游这些话题。  或许因为很多都是语聊,所以记录断断续续,并不是很全面。  不过我大概了解了一点,雅婷和这人聊天时并不是太过火,没有什么露骨的语句。  不过这个誓言有一些比较带有挑逗性质的语言,但雅婷并没有回应。  虽然这次低级的行动让我放心不少,但是那个誓言却有一段话让我如鲠在喉。  他是这么说的:“你的脸颊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清纯雪白。  所有我见过的女孩中你的心灵是最最无暇的,是的,你是那样的纯洁。  还有你的身材,是我所见过的女孩子中最完美的曲线,特别是胸部,大小适中,浑圆翘挺。  你的美丽让我魂牵梦萦,我真羡慕你的老公,能够拥有你这样完美的妻子!”  我关掉电脑,只觉得堵得慌,狠狠的锤了一下桌子。  我下楼倒在客厅沙发上,不住的长长的深呼吸,努力平复我的心情。  并不断的安慰自己:这是好事呀,有人欣赏你的妻子,说明她的确是非常优秀的呀,你应该感到高兴呀!呃!还是有点堵哦!我甩甩头努力不再想这件事,掏出手机给雅婷打了过去,告诉她我已经回家了,问她雯雯接到了没有。  雅婷告诉我她和小宝贝马上就要到了,叫我准备好,我们要带小宝贝去吃大餐,大大的玩。  这一天我们带着小雯雯玩的很开心,特别是雅婷这个大小孩和雯雯这个小小孩,简直要闹疯了。  直到快黄昏我们才驾车把雯雯送到父母家去。  之后的一段日子,我特别的留意雅婷的举止,也偷空看过几次她的聊天记录,并没有发现什么出格的情况来,所以我也把这件事渐渐的忘在了脑后!时光流逝,转眼便到了2006年底,在元旦前夕单位组织了一次年会,说是年会,不过就是大家辛苦了一年,找个借口聚在一起公款吃喝一顿啦。  同事们没结婚的孤寡一人赴宴,结了婚的也大多带上老婆或者老公参加。  我也带上了雅婷,年会开的很快乐!呵呵!我喝的也高兴,因为我年底的红包已经到手,整整五万大洋!当然雅婷不能喝酒,我还需要她开车回家呢,但经不住领导同事的敬酒,雅婷还是喝了一杯红酒,也不碍事。  老实说我回家的时候已经晕晕乎乎了,还是雅婷给我擦洗了一下,兴奋过后睡得也特别快特别沉。  半夜我被一阵尿意惊醒,睡眠也驱散了大半的酒意,其实我平时几乎不夜起,因为我的泌尿系统功能很健康。  只是今天实在喝了不少酒,白的啤的也不知道多少,我起来撒尿,却发现雅婷居然不在身边。  我有些奇怪,难道她也撒尿?不过浴室没有看见她,我排放了尿液。  出了卧室,发现书房的灯是开着的,我又有些诧异,这个婷婷搞什么鬼啊?我轻步过去,书房的门开着一道细细的缝隙,我凑到门缝往里看去,门缝吹出来一阵热风,嗯,暖气都开了呀。  我看到雅婷正坐在电脑前,头戴着耳麦。  我心里没来由一阵气愤,但没有出声,我把门轻轻的推开一点继续观察。  婷婷穿着一件性感的睡衣,我记得这件睡衣,那还是我去上海出差给她买的,真丝面料,很性感的那种!但那件睡衣现在并不是完全穿在雅婷身上,衣领滑下很多,从我这里看去能看到近一半的背部,只有左边搭在她左臂肘关节处,右边整个滑在右手腕的地方了!我呆呆的看着婷婷的背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不知道她睡衣的前面怎样了,如果衣带系著,那么还没有完全走光,如果是……我不敢想!但这时一件让我恐惧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婷婷轻声的笑了一下轻轻的说著:“看吧看吧,怕了你了,真像个小孩子!”  然后双手这么慢慢一缩,完了!完了!那件睡衣现在已经完全的滑到她的腰部了,也就是说,现在雅婷的上身是完完全全赤裸裸的了!我此时怒不可耐,大吼一声“你在干什么?”  冲了进去。  雅婷惊吓著跳了起来,连耳麦的线都扯断了,我往电脑看去,只见视频画面中一个年轻男人惊恐的伸手,接着视频便挂断了。  再看雅婷,她正惊慌失措的拉扯著睡衣,但手足无措的她怎么也穿不好睡衣,一双白嫩嫩的奶子不停的晃动着!就像是在嘲笑我的傻瓜!笨蛋!无能!我冲上去狠狠扇了她一个耳光,吼道“无耻!”  雅婷顿时捂住脸颊蹲在地上,嘤嘤的哭了起来。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继续打她?狠狠骂她?我无语,沉静了十几秒后转身就走。  因为先前雅婷给我擦洗的时候并没有给我穿睡衣,身上仍是一套保暖内衣,所以我胡乱的套上裤子,抓起羽绒服就冲出了家门。  雅婷在后面赶出来,哭着喊我的名字。  但我没有搭理她,径直奔上车,发动车子,飞驰而去!出门之后,我给死党兼死同学的阿健打了电话,阿健接通后迷糊著问是谁?我吼道:“我,秦枫,给我滚出来,我要喝酒,三分钟后到你家门口!”  说完便挂了电话。  等我驶到阿健家时,阿健正站在门口,往身上套著一件防寒服。  我打开副驾门,用力推开:“上车!”  阿健见情形不对头,赶紧跑过来上了车,阿健的老婆也站在门口看着,问:“怎么了?”  我没有说话,猛踩油门,车子顿时冲上了马路。  阿健慌忙扶著车窗,惊恐道:“喂喂,怎么回事,枫哥你别害我啊!”  我没理他,驾着车来到本市唯一一家通宵营业的酒吧,进去之后在吧台前坐下:“小弟,来两杯酒,要最烈的!”  酒吧小弟打着哈欠过来,到给我们两杯伏特加,我端起酒杯,仰头就这么倒了下去,烈酒呛得我狠狠的咳嗽,眼泪也流出来了!阿健赶紧的给我拍背,问道:“阿枫,到底怎么回事,你说说,哥们给你拿个主意,你别这样伤害自己,想想婷婷,你这样她会伤心的。”  “不要提这个女人,小弟,倒酒!”  我沉声吼著。  吧台小弟过来又给我倒了一杯酒。  阿健沉默了,许久才说:“我想我明白了,这事跟雅婷有关。  但你要知道,你们夫妻是我们这些朋友认为最幸福的一对,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到底能有什么事情能让你如此的失态。  但是你现在需要的是理智,而不是用酒精来麻醉自己。”  我看着阿健没有说话,举起酒杯,但阿健拦住了我,大声道:“姓秦的,你不要太过分,现在是凌晨两点!你把我从温暖的被窝里叫起来,那是把我当成真正的兄弟,我就不怪你了,但是你这样闷声不说话,太不给我面子了,你不把事情说清楚,我就只好回去了!”  “她半夜起来跟人视频聊天!”  我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  “呃!”  阿健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这有什么,我说,你知道我们家那位吗?QQ上不知道加了多少小帅哥,就是聊个通宵的情况也是有的,你这个可不是……”  我打断他的话,狠狠的吐出两个字:“裸聊!”  “啊!这!”  阿健顿时呆住:“这你妈怎么回事,让我想想,你让我好好想想,哎,你先别喝酒……”  阿健扯住我的手,自己却端起酒杯闷了一口,使劲把酒吞进去才飙出一个字:“操!”  两个人沉默了,许久阿健才长叹了一口气:“阿枫,我想问你件事。”  我看着他,阿健也看着我说:“我问你,你和雅婷……你们谈过恋爱吗?”  我有些不理解,茫然的继续看他。  阿健朝我挪了挪凳子,凑近来接着说:“阿枫,这件事我想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跟你讲,你们两人在我们旁人看来,简直就是神仙眷侣,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从小时候到现在,你和雅婷的关系真的就是自己想的那样吗?你有没有为雅婷想过?你确定你知道她在想什么吗?”  看着迷茫的我,阿健拍拍我的膝盖接着说:“我刚才问你,你有没有和雅婷真正的谈过恋爱。  我想你自己都不知道。  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回答我……你觉得,你觉得雅婷还爱着你吗?仔细的想一想再回答我。”  我迟疑了片刻:“爱,我想是的……”  阿健使劲一拍大腿(当然是我的大腿):“那不就结了,你知道你现在这样有多伤害雅婷吗?你这样跑出来,你知道她现在有多彷徨无助吗?”  看着迟疑的我,阿健站起来抽了我的后脑勺一下:“笨蛋,雅婷是爱你的,她只不过是没有谈过恋爱罢了,好好想想吧!”  说完阿健裹了裹防寒服:“这天真他妈冷,我走了,你这个傻逼,赶紧回去安慰你老婆去,我也要回去让老婆给我暖一暖,真他妈冷!”  走了几步回头道:“你不用送我,我打的回去,操!服了你了!”  

【未完待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月排行榜www.301705.com
小说推荐排行榜www.30170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