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teee.com



彭川卫正在跟阿香视频聊天,突然传来敲门声。他慌忙的关了视频。彭川卫打开房门,忽然楞住了,门口站着的却是武斗,“怎么是你?” 彭川卫不解的问。“你找我?” “啊,” 武斗也不等他让,就往房间里走。 “大哥,你想咋安排花娟?” 武斗在沙发上坐下问彭川卫。 “这事我还没考虑。” 彭川卫也坐在沙发上。“不过,现在还没有适合她的职业。” “这么说暂时没有她的岗啊?” 武斗问。 “是啊,你是总经理,这一点你清楚。” 彭川卫顶了他一句。“现在岗位满满的,除非把张雅拿下来,可是张雅干得好好的,怎能忍心让她下来呢?” 武斗觉得彭川卫说的有道理。他清楚公司里的现状,如果花娟不进去,她的位置是无法动摇的。这出事就不同了,武斗想起他给花娟下春药时花娟的药理放映,她那潮红的脸颊十分动人,这样的精致的女人,就是不跟她上床,每天看到她都十分养眼,武斗之所以来找彭川卫商量花娟的位置多少与花娟的美丽有关。 其实武都也不想把花娟咋样。即使他每天能看到她就心满意足了。 这时电脑音箱传来了滴滴的声音。 “大哥,你好情趣啊,竟然还上网聊天。” 武斗暧昧的一笑。“聊到没有?” “聊啥啊?” 彭川卫佯装不懂的问。 “网友,” 武斗说。“网上情人贝。” “你竟瞎扯。” 彭川卫嘻嘻的笑。 “大哥,我发现最近你消停了。” 武斗拿出了烟,点燃抽了起来,他并没有想走的架势,这急坏了彭川卫,因为他还在惦记阿香,他跟阿香聊得恰到好处时,武斗过来了,他打断了他跟阿香的调情。“没出去潇洒去?” 其实有的时候男女在一起调调情还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彭川卫明白武斗说的潇洒是指出去找小姐。 “没有啊,” 彭川卫说。“最近很很忙,那有时间出去,你去了吗?” “没有,我去能忘了大哥你吗?” 武斗说。“只要我去我就会想着大哥的。” 彭川卫心满意足的笑了。“还是兄弟够义气。别人谁也不行。” “那是当然的。” 武斗说,“这些年多亏你对我的照顾,我才有今天的成绩。我怎能忘恩负义啊……” “武斗还是你够哥们,” 彭川卫无限感动的说。“我交你这个朋友没白交。” 电脑屏幕上发来了视频。彭川卫的心不安了起来。一定是阿香发来的视频请求,他只有接受才能正式跟对方进行视频,如果他不接受,对方就无法跟他进行视频。 “大咖,有人在跟你视频。你点开让兄弟看看,对方靓不靓?” 彭川卫心里一惊,阿香咋在这种时候给他发视频?他不让武斗看吧,武斗对他那么够义气。连看一眼视频他都不让,这能说过去吗? 于是彭川卫狠了狠心,用鼠标点击接受,当他点开接受时,发现屏幕上打着许多字。 “你咋不理我,你在干啥,说话啊,你咋不说话……” 都是阿香给他打的字。显然这期间阿香是急坏了。 视频晃了晃停了下来。电脑屏幕上出现一个光彩照人的美女。 “真靓,” 武斗赞叹着说。“大哥,她是你网友?” “你干啥去了,咋不理我。” 视频接通后,阿香撒娇的说。“烦人啊。” 彭川卫刚想对着耳麦说话,阿香看到彭川卫办公室里的武斗,她慌忙说。“你这有人啊,你们聊,我不打扰了。” 说完阿香就关了视频。彭川卫想挽留她,可是武斗在这,他就不好开口了。 “咋关了。这么美的美人真是难找啊。” 武斗感慨的说。 “是啊。” 彭川卫符合着说。“哎,武斗,你说如果把她弄来咱公司咋样?” “你能把她弄过来?” 武斗惊讶的望着彭川卫。 “当然能。” 彭川卫胸有成竹的说。 “那当然好,” 武斗说,“她是那的?” “离咱这很远,” 彭川卫说“关键是她过来咱们能不能给她个工作?” “这个好办”武斗莞尔一笑,“不行让她去我煤矿,” 武斗的话使彭川卫一惊,他怎能让阿香去他的煤矿呢?那不等于将肥肉放在狼的嘴里吗?不行,绝不能让阿香去煤矿。彭川卫嘀咕着。 彭川卫没有心思跟武斗闲聊。他还想着阿香,不知道阿香在干啥,刚才她看到武斗会不会生气?彭川卫的心早已经飞到阿香身边,“大哥,如果她来没处安排,你吱声。” 武斗说。“我给你安排。” 其实彭川卫跟武斗说这些是为了解决阿香工作问题。他不能让阿香去当工人吧? “哦。” 彭川卫琢磨着,不行让阿香替张雅,但他动张雅还是有点头疼,张雅这小妖精很不好惹啊。 “大哥,上网真好。那天我也上网。” 武斗说。“明天我办公室里也按台电脑,” 其实武斗办公室里有电脑来的,那是陶明留下来的,由于置放的时间上了,便怀了,维修人员想给他修,却被他拒绝了。他也不上网要电脑干啥?所以他的办公室里一直没有电脑。 “是啊,上网真的很好,能拉近人与人的距离。” 一聊起电脑彭川卫就滔滔不绝。 花娟坐在陶明的出租车里,别样滋味在心头。以前陶明拥有一家大公司,是多么的气派,叱诧风云。开着私家车到处游荡,也没有见到他有多么的满足,现在这辆破出租车却让他兴奋成这样,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 “花娟,我开出租不是目地,” 陶明一边开车一边说。“我要熟悉一下出租行业的规则,好办一家出租公司,你看如何?” “你既然看好的事情,我大力支持。” 花娟说。“只要你有信心啥事都会成功的。” “我不能这样沉沦下去,我一定要把公司夺回来。” 陶明高兴的直按喇叭。“机会是给有准备人的。” “当心,开车不要这样。” 花娟提醒道。“注意安全。” “花娟现在咱俩一五所有。就靠这辆出租车了。” 陶明让花娟给他点燃一支烟,因为他开车没有办法去拿烟和火,他将叼烟的半边脸凑了过去。花娟给他点着香烟,陶明使劲的吸了几口,然后说。“你下岗,我破产,灾难似乎同时向咱们袭来,咱们必须挺得住。” “陶明,咱们命咋这么苦啊。” 花娟问。 “挺一挺就过去了。” 陶明说。“没有过不去的山。” “陶明,我想通了,我还是跟你开出租吧,” 花娟捋了一下飘落的头发。“我开白班,你开夜班咋样?” “花娟,咱不是没钱吗?” 陶明又使劲的抽了几口烟,“我真有点啥不得你干这行,如果咱们再顾个司机就要给他开工资,那也不是个小树目。我说得对吗?” “那是。从明天起我就开始正式上岗。” 花娟淡淡的一笑说。“我有现成的驾驶证,啥也不用费。” “好把,” 陶明说,“只要这样了,等咱们挣了大钱弄个公司就好了,咱这是起步阶段,需要付出代价啊。” 花娟深情的点了点头,然而命运总是在折磨人,就在花娟开出租时,却印发出另一个灾难,这是后话,咱时放一放。 彭川卫等武斗走了一后,便慌忙的来到电脑桌前,那着鼠标点击阿香,好在阿香还在线上。彭川卫兴奋无比,如果阿香下线了他会后悔一辈子的。 彭川卫向阿香发出视频请求,却被阿香给关了,这使彭川汶莫名其妙。他再发阿香还是关。 彭川卫给阿香打了一行字。“咋不理我?咋的了?” 阿香还是不回复。彭川卫有些坐不住了,都怪武斗,他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真气人啊。 彭川卫又心急火燎的给阿香打了几行字。“你说话啊,急死我了,你咋不是说话,小姑奶。” 彭川卫的话把阿香给逗乐了,尤其他关他叫小姑奶。她觉得新鲜。她便给彭川卫打了一行字,“骗子,大骗字,骗子……” 阿香的字使彭川卫莫名其妙,她怎门无缘无故的说他是骗子?真是匪夷所思。 “我咋骗你了?” 彭川卫问。 “你办公室里的那个人是谁?你为什么让他看我?” 阿香打了一行字。 “他是总经理。正跟上咱俩视频。我也不是有意让他看的。” “总经理,真的假的?” 阿香问。 阿香说话好有真的假的做口头语,“这还有假,我俩正在研究你过来给你个什么职务呢?绝对不能让你当工人,最起码是白领阶层啊。” “真的,那对不起了我误会了你。” 阿香说。 “你准备啥时候动身啊?” 彭川卫问。 “我准备准备再说。” 阿香说。“你能给我安排个什么工作?” “你来了崽说。你放心我绝对让你满意。” 彭川卫说。“你这么老远风尘仆仆的过来,如果我不让你满意,我还是人吗?” “你很仗义?” 阿香说。 “当然了。人要在社会上混,不仗义行吗?那样就没人尿你,你懂吗?傻样。” 阿香非常满意的给彭川卫发了一个QQ表情,表情是一个美丽的女孩的妩媚的笑着,非常迷人。诱人。 “再看看你?” 彭川卫说,然后他发出视频情求。在等待着阿香的接受。 很快阿香出现在电脑屏幕上,“咳,你好,” 阿香甜润的声音从电脑音响里飞了出来,像子弹一样把他射中。他张着嘴巴楞在那里。 这个女人太惊艳了,她像一块磁铁吸引着帕川卫的眼球。 “咋不说话啊?” 阿香追着问。 “被你点的。” 彭川卫幽默的说。 “我有那么大的电压吗?哈哈。” 阿香笑着说。 “你知道你有多吗迷人吗?” 彭川卫夸张的说。“你要的在女人堆里一出现保准看不到其它女人,她们所有的光环都被你给压迫了。” “你真会夸张,你是不是哄女人的来手,知道女人喜欢啥,你是个情场老手,跟你这样的男人在一起很可怕的。” 阿香对着耳麦说。 “越可怕的男人越有吸引力对吗?” 彭川卫问。“就像毒品明知道它是毒品咋还有那么多的人去尝试啊。这就叫做刺激。人们往往都在寻找刺激,因为刺激能给平淡无华的生活增强气氛。” “你喜欢刺激?” 阿香问。 “当然,” 阿香说。“你再这样说,我就敢去了。” “怕啥的,你来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彭川卫说。 “你你给我害了咋办?” 阿香问。 “不至于把。” 彭川卫对着耳麦说。“我一个堂堂的董事长,能害你吗?” “那可不一定,” 阿香故意逗着彭川卫说。“你要真的把我害了就晚了。” “我咋样说你才能相信呢?” 彭川卫有点急,阿香看到彭川卫抓耳挠腮的样子,情不自禁的笑了,她这一笑更不得了了,一下子就笑酥了彭川卫的身子。他直勾勾的看着电脑屏幕。 “你是不是见到每个女人都这么贪婪样?” 阿香问,其实阿香在那端看得他一清二楚的。 “不是,只这样看你,阿香,你真的太美了,使我魂不守舍。心猿意马。” 彭川卫激动的说。 “色狼。” 阿香道,然后她哈哈的笑了起来。 彭川卫说。“狼总比羊强啊。” “缺德。” 阿香娇嗔道。他们俩打情骂俏起来。 网络世界给了彭川卫一种全新的生活。 “你老婆是干啥的?她厉害不厉害?” 阿香问。 “她在公司做出纳,她怕我。我在户主。” 彭川卫沾沾自喜的说。 “哈哈,你真逗,户主不一定有权力,现在都是女人当家,阴盛阳衰吗?” 阿香冷嘲热讽的说。 “你不信?你来了你就知道了,我在我家绝对有力度。” 彭川卫信誓旦旦的说。 “你就吹吧,” 阿香温柔的一笑,十分妩媚。“你不吹就活不了吗?”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吹啥?” 彭川卫有些委屈的说。 “男人钠,都好吹,这没啥,最主要的是到时候别做蜡。那才是纯爷们呢?” 阿香说。“我去你那你能保证我的安全吗?” “你咋这样问?” 彭川卫不明白的问。“啥意思?我这还有人想加害你不成?” “那可不一定,” 阿香说。“既然我对你去了,万一人们都知道了,即使咱俩是清白的,被你老婆误会打上门来咋办?” 彭川卫哈哈一笑。“宝贝,你想的挺周全的,我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别说咱俩没啥,就是有她也不跟找你闹,男子汉大丈夫没有这点力度还叫男人吗?” 阿香的心总算被他暂时的稳定下来了。 “这样你放心了吧?” 彭川卫问。“只要你到我这儿来,任何人不敢打你的主意,我在这儿是个人物,没有谁敢太岁爷上动土。” “那我就放心了。” 阿香说。“但我强调一点,咱们只做朋友,不做情人,你对我不能有非分之想。” “为啥,你也没有老公,咱们做个情人有啥不好的,我天天陪着你,省得你寂寞。” “因为你有家,有老婆,我不想破坏你的家庭。因为我也是女人,我知道女人老公被别的女人偷去的滋味,这种滋味我品尝到过,我不想让我的悲剧在另一个善良的女人身上重演。这就是我不做任何人情人的理由。” “咱们就是做了也不让我老婆知道,这并不伤害她,因为我又不是不要她,” 彭川卫强调着说。 “这就是你们男人的本性,嘴巴像个馋猫似的,见着腥味就钻。” 阿香鄙视着说。“自己家有老婆为啥还在外面找女人,其实女人都样,为什么就这样让你胃口大开。” “不一样的。” 彭川卫说“一个女人一个味,怎能一样呢?” “你这是啥逻辑?” 阿香说。“你这种花心男人最不厚道。我不喜欢你这样朝三暮四的男人,我喜欢专一的那种男人,他最起码能给我安全感。” “是吗,你跟我一样有安全感,” 彭川卫有些激动的说。“你去打听打听就在我这座城市里,只要是我的女人谁敢动。” “那我就更不敢过去了,你是黑社会的吧。” 阿香胆战心惊的说,因为在传输视频声音时,已经把她战战兢兢的声扬传了过来。“我不想涉黑。拜拜。” 阿香居然把视频关了,彭川卫再三给她发视频邀请,她就是不接,过了小会儿,阿香的头像黑了,这显示她已经下线了,这使彭川卫大失所望。 彭川卫跟阿香聊得正入港的时候,阿香却突然闪人了,这使彭川卫非常恼火。他不停的拍打着电脑,希望再次看到阿香。可是阿香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彭川卫非常郁闷的坐在电脑前,他被阿香挑逗于火难耐。他便开始想女人,把公司里上上下下的女人过滤一遍,觉得花娟,庞影,脏雅都很有味,可是这些带刺的玫瑰却不属于他,每每在他就要得逞时她们会时不时的刺他一下,使他颓废。 就在彭川卫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传来了敲门声,他慌忙的打开房门,只见张雅受里拿着单子走了进来。 “董事长,这是这个月的差旅费,你签个字。” 张雅把一堆票据摊在彭川卫的桌前。 如果在平时彭川卫会大笔一挥。连看都不看就会签了字,让张雅走人,可是今天不同了,因为他的体内正在泛滥大量的荷尔蒙,需要找的出口,这个出口现在是这么的难找。当他看到楚楚动人的张雅,心中泛起了涟漪。 “张雅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 彭川卫一边翻着桌上面的票据一边说。“这人们找个借口就出差,这个月的差旅费大增,不行我得卡卡,不然公司的财产就受到损失。” “彭总,这些都是正常的出差,” 张雅提示着他说。“我都认真的审查过。” “你知道吗?” 彭川卫端坐在老板椅里。一本正经的望了望张雅,张雅穿一件偶色的一步裙,浓妆艳抹,花枝招展的站在彭川卫身边,对着各种票据,指指点点的讲述着它们产生的理由。 一各浓郁的香水味在空气里弥漫,飘入彭川卫的鼻端,使他神情为之一震。这个美妙的姑娘给我一种非常惬意的感觉,他太想跟她发生点什么,可是这束带刺的玫瑰没少用它那尖锐的触角刺通他,使他对她望而生畏,裹足不前。 所以在张雅面前,他总是小心翼翼的试探,不敢过火,怕遭到张雅的怒斥,那样他将多么的没面子,大概男人对于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珍惜,所以他在心里对张雅特别的好,也是一种尊敬的敬畏。 当这股香味扑鼻而来刺激着彭川卫敏感的神经时,彭川卫真想用暴力将张雅压在身下,他不怀好意的看了张雅一眼,张雅天真的站在他身边向他讲述着,这些票据的来源,以及它们所完成的使命。 彭川卫望着张雅那纤细白皙灵长的手在他面前晃拉晃去。十分动人。彭差卫真想抓住它,然后把她拉进怀里。 如果是其他女人彭差卫也许会毫无顾及的就下手了,可是他对于张雅就有些顾虑,因为张雅毕竟使他尴尬过。那种尴尬是使他非常的难堪。 “现在公司资金非常紧张。” 彭川卫望了望张雅,张雅面若桃花的站立在彭川卫的身边,阵阵芳香从张雅身上张狂的袭了过来,彭川卫几乎被这种芳香醉倒。 “那正常的费用也应该报啊。” 张雅说。“这些费用我都认真的检查过,都符合要求,没有什么疑虑。” 张雅的嗓音像流莺一样的动听。使彭川卫十分惬意。 其实彭川卫本应该让张雅坐下,可是他嗅到她身上好闻的香气,又不想给她让坐,就让她这吗近距离的站在他的身边,他能偷到她的香味,他想到偷香这个词汇,现在的他就是在偷香。 “张雅现在公司很不景气,这个你是知道的。” 彭川卫说。“人浮于事。不思进步,照这样下去,就会走向破产。” “不至于吧?” 张雅惊讶的问。“公司效益不是很好吗?” “那是表面现象。” 彭川卫说。“其实公司里咋样我最清楚,我不应该跟你说这些,我没有把你当才成外人看待,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心腹。” 彭川卫花言巧语的说。“张雅,最近公司要减人,你可得表现的好点,不知道会论到谁下岗,现在找个工作多难啊,能有咱这公司这么好的待遇上那去找?” 张雅被他说的心事重重起来了,“公司不是刚刚减完人吗?” 张雅问。 “减得力度小,” 彭川卫贼眉鼠眼的盯着张雅,“还得减,这次要搞个末位淘汰。” 张雅。哦。” 的答应着。 “所以,张雅最进一段时期你要多加小心,稍有失误,就会有失去工作的可能,现在就是人多,多得都快把地球压塌了。” “可不是咋的。” 张雅符合着说。“真不明白那时候人们是咋的了,使劲的造人,造成现在人满为患了。” 嘿嘿,彭川卫笑道。“那时人们没什么娱乐,不像现在人的生活这么丰富多彩,晚上又都睡得早,有时睡不着就干那事。那时候科学又十分落后,跟本不懂得计划生育这件事,也不懂得咋样避孕,怀上就生,我家后院的李嫂一连气生了九个,敢上母猪了。” 张雅扑哧一下子笑了。“那时人们真愚昧。” “他们只知道生,就没有考虑以后子女上学啊,就业这挡子的事,一味的传宗接代。有了计划生育才把人口给控制下来,计划生育真好,要不中国的人口也许超过二十个亿,那样是不是真正的把地球压爆了。” “董事长,你几个孩子?” 张雅被彭川卫的话题吸引住了,她非常感兴趣的问。 “对了,你坐,坐下聊,你进来我都忘给你让坐了。” 彭川卫抱歉的一笑。“坐,坐下你听我慢慢给你讲。” “不了。” 张雅说。“董事长我回去了。” “坐下聊一会儿,” 彭川卫说。“你不想听我的故事吗?” “我怕打扰你宝贵的时间。” 张雅虽然这么说,但她还是无意识的坐几了沙发里,彭川卫看到张雅坐进杀发里,心才有了底,起初他一直担心她会突然消失。 “正好现在我没事。” 彭川卫也挨着张雅坐进了沙发里。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扑面而来。使彭川卫非常惬意。 “我吗,就一个女儿。” 彭川卫继续着他的话题。“我在那时就是个开明人士,对于传宗接代这种观念很是不屑。” “你是个很前卫的人。” 张雅赞叹道,“不落俗套。” “张雅像你们这代人是幸福的。” 彭川卫往张雅身边挪了挪。张雅并没有躲,“天生就是独生子女,在家是小皇帝,父母的命跟子。要星星不给月亮。可是现在不同了,现在是竞争,竞争日益激烈,所以你们这代人面临着新的挑战。” “就是,” 张雅说。“现在我想起单位的事就头疼。” “张雅,你要加倍努力,这个工作来之不易啊。” 彭川卫说,“有多少名牌大学的学生都想来咱单位工作啊。” 彭川卫说。“现在是公司的非常时期。随时都可能减人,我不希望把你减下去。” “谢谢你董事长。” 张雅说。“以后还请你多多关照。” “那当然了。” 彭川卫讨好的说,“那次你在工作时候上网,被庞影发现后,准备拿你开刀,如果不是我,你也许不在这个公司了。” “我知道,董事长我欠你这个人情,我一定要还的。” 张雅说。 “是吗?” 彭川卫暧昧的问。 “当然。” 张雅指的不是彭川卫想象的还法。 “那你现在就还,现在正是我非常渴望你还我的时候。” 彭川卫抱住了张雅。 “董事长,你放手。” 张雅急了。“我说的还法不是这种,你误会了。” “我就喜欢这种,” 彭川卫的手很流氓起来。“别的还法我还不稀罕呢。” “董事长,你放手,我还是个姑娘,” 张雅在他的身下扭动着身体,彭川卫把她放倒在沙发上,就压了上来,张雅的光滑的大腿从一步裙里乍泄出来,非常白皙细腻,甚至能看到大腿上纵横交错的蓝色血管。彭川卫兽欲大发。对张雅猥亵起来。 “董事长,你这是干啥?” 张雅在他身下挣扎着,“你下来,你都把我弄疼了。” “张雅,你太美了。” 彭川卫啃着她的嘴巴。“简直就是美神。” 张雅并没有慌乱,虽然她是个姑娘,但她也曾经风雨,是个见过世面的姑娘。“你下去,这样不好。” 彭川卫欲火难耐,整个身体都在沸腾了,怎能轻易的放弃这到了嘴边的肥肉啊。 张雅越是挣扎,彭川卫越是激动。他将手顺着裙子领口出伸了进去,抚摸她那还没有发育丰满的乳房上。在那儿揉搓起来。张雅被他的勾引点燃了欲望,虽然她在尽量的克制,但身体还是起了微妙的变化。 彭川卫是情常老手,他很懂得女人的心的。看带张雅身体这些异样地的放映,他就知道他已经成功了。剩下的事情是唾手可得的事了。 张雅在全力的拒绝他。她不能就这么随波逐流,她还是个姑娘,不能这么贱卖了自己,这对她以后的坐人很不好。 张雅做着无谓的挣扎,大概是为了自己的颜面吧。 彭川卫慌乱的解开她裙子上的纽扣,在她的一步裙的正前方有一排纽扣。彭川卫压在张雅的身上,解开她的纽扣。他感受到张雅手提的柔软和弹性。 张雅扭动着身体,不想让彭川卫接触她的身提,但她有的时候黑渴望被他侵犯,张雅是带着这种矛盾的心情,开始迷失了自己。张雅一向坚硬的身子,软了下来。 彭差卫看到够火候了,便开始下一步行动了,她把她的群子诀开,也把她身体打开。裙子砰川卫并不想给他她脱下去,他要把它们留在张雅身上,至少省去她颇多的无奈与尴尬。这裙子是她的最后是着羞布。 张雅的皮肤像绸缎子一样细腻光滑。张雅身上是绿色的乳罩和内裤,上面有蕾丝的刺绣,十分暧昧诱人。 张雅突然被彭川卫扒光了,非常羞涩,她的脸像红布一样是猩红。更加显得她妩媚可爱了。 彭川卫循序渐进的对她实行围剿。慢慢的解开她的乳罩,他并不街着解开,即使是解开后他也不一下子就将乳罩打开,他一点点的将乳罩里的宝藏渐渐的展示在他面前,他像欣赏一幅画似的欣赏着张雅香艳的肉体。 乳房在一点点的出现,像早晨是太阳在地平现上一点点的升起,彭川卫不想马上看到它的全部,他要一点点的看,一点点的欣赏。美的东西不能一下就让它展示完。这种欣赏的意淫的行为。 乳房全部的展现在彭川卫面前,由于张雅比较瘦弱,她那对小巧玲珑的乳房像两个青涩的果子耸立在彭川卫面前。 彭川卫牙口很好的咀嚼着这枚青涩的果子。张雅被他弄得浑身奇痒,她不停的神唤起来了。 彭川卫老驴吃嫩草的在这片处女地上耕耘,劳作。要把他毕生的精华都献给这片纯洁干净的沃土。 彭川卫对于张雅两枚青涩的果子进行一顿猛啃之后,便将头部向她下面俯了下去,用嘴巴叼住她那精致的绿色的带有蕾丝的内裤的松紧带,彭差卫的胡须扎得张雅浑身奇痒。 “你胡子扎我了,” 张雅搬着彭川卫的头。想把他弄起来。 “这个扎着不得劲?” 彭川卫暧昧的问,一脸坏笑,“一会儿那个东西扎你你就得劲了。” 他狡黠的做个鬼脸。 “缺德。” 张雅虽然是个姑娘,但是她还是听出来,他话里的暧昧来了。 彭川卫埋下头去,嘴巴叼住她绿色内裤的边缘,来回的拽着,一股清香的带有张雅特殊的体味裹挟出来,直刺彭川卫的鼻孔。彭川卫贪婪的嗅了嗅这股不轻易闻到的味道。狡黠的笑了。 他叼住内裤的上面,一点点的往下拉,雪白的肌肤像瑞雪一样晃花了他的眼睛。在他往下拉她的内裤时,张雅横配合的抬了一下子屁股。似乎在暗示他可以通过,因为她已经给他亮起拉绿灯。 随着张雅内裤被他一点点的扯下。一个全裸的美女展现在他面前,尤其是那油黑的三角更加打眼。她的黑三角与别人不同,它像黑锻子一样的细腻光滑。在雪白的肌肤上熠熠生辉。 彭川卫被这么一位香艳的肉体惊呆了,这么美妙的身体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惊艳,这么性感,这么勾人心魄。 彭川卫又俯下身子,在她那处女之地亲吻起来,张雅那见过这种架势,她难以忍受的激越的呻吟起来,这种悦耳的旋律像号角在鼓舞着彭川卫的士气,使彭川卫使出浑身的解数展示着他的殷勤。 张雅被彭川卫这顿攻势弄的身酥骨软,不能自己。她情不自禁的身唤,像一首优美的乐曲在彭川卫耳畔激荡,彭川卫十分惬意的享受着这种天赖之音。 彭川卫更加卖力了,他的舌头大幅度的品尝着琼浆玉液般的美味,这种另类的安抚使张雅情绪进入了癫狂的时段。 张雅急切的按着彭川卫的头,暗示他不要这样,让他更进一步。而彭川卫像一头久渴的牛。终于发现了一片水域,怎肯轻易抬头,他底下了头喝起了没完没了。彭川卫感受到张雅的大腿一顿激烈的颤抖。他知道她已经不能自己了。这个老谋深算的彭川卫要好好施展自己的工夫,将这个涉世未深的姑娘掌控在股掌之中。 张雅已经彻底的动情了,但是彭川卫并把想马上将她拿下,他在折磨着她,这就是彭川卫的坏处。 张雅的体内欲火中烧,似乎要烧坏她是体内所有的物件,这时她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将她体内的大火浇灭,而这场大雨彭川卫能给她,可是他现在就是不给,他拿捏着,似乎要把她烧掉。 彭川卫在她下身撩拨一阵,突然停了下来,这使张雅更加难受。 “董事长,我想要。” 张雅有些恬不知耻的说,做为姑娘是不应该说出这样的话来的,可是张雅在情急之下,在这种情况下,她再也矜持不住了。 “是吗?” 彭川卫淫荡的一笑。“没想到你也这么淫荡。” 张雅羞得面红耳赤。 “不忙,宝贝,我会给你的。” 彭川卫在她那坚挺的乳房上揉搓几把,然后又将头拂了过来,在她那片香泽之中亲吻起来,弄得张雅大呼小叫起来。 望着身下如饥似渴的身体,彭川卫满足的笑了,女人不过如此,只要你把她打开,她就是你的了,彭川卫掉转身位,在她那香泽之处顿顿,然后进入汪洋大海,张雅在她身下身体激烈的扭动着,大腿使劲的瞪踏,将沙发的坐位上瞪出一串坑。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teee.com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wteee.com


友情链接

百度一下     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