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teee.com

被潜规则的少女


“喂,是李余先生吗?”“是的,是我。”“感谢您投的简历,很抱歉,我们公司现在已经招满人了,希望以后有机会再合作吧,再见。”随着“啪”的一声,电话挂掉,前台小姐那甜美的声音也消失在了电话线的那一头。“以后,以后,哎,我都不知道听了多少个以后了。”李余叹了口气说道。按说以李余大学本科毕业的学历,轻松的找到一分收入稳定的职业并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可是他所学的专业实在太偏,以至于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该死,当初我干吗要报考考古专业啊!”李余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抱怨着。不过事已如此,抱怨也没什么作用,李余只好继续他的投简历之旅。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投出去的简历加在一起都能有一米高了,可是给他回复的公司却寥寥无几,即使有回复,也都是“谢谢,以后……”一类的词语。“都快毕业一年了,再这么下去,都快吃不上饭了。”李余翻着钱夹,看着仅剩下那两张百元钞票,无奈地自言自语。正当李余要面对断粮窘境的时候,一丝好运降临到了他的头上。这天,和以往一样,李余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溜跶,到处碰着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份工作。快到中午的时候,肚子里传来的一阵阵“咕噜,咕噜”声,提醒着李余是到了吃饭的时候了。“随便找个小饭馆,不肚子填饱了吧。”随着着个念头,李余开始在附近寻找小饭馆。就在李余寻找饭馆的时候,附近大楼上一条巨型横幅引起了他的注意。“奉献青春年华,支持祖国西部”,上面还写明了支持西部办公室的各种联系方式。“支援西部。”李余嘴里念叨着。“以我现在的文凭,在大城市里属于那种一搓就一大堆的,不过要是到了西部,应该属于拔尖的吧,要是先在那边混几年,能混出个样来的话,再回来,那么……”当这个念头出现在李余的头脑里时,他也顾不上去找饭馆吃饭了,赶快来到街边的公用电话旁边,掏出IC卡,拨通了支持西部办公室的电话。“喂,是支持西部办公室吗?”“啊,您好,我想咨询一下,如果我要报名的话,需要携带哪些证件呢?”“嗯,好的,好的……”在把一切都打听好之后,李余兴奋地回到暂租的房子里,把需要携带的证件带上后,立刻就出发了。“请您把联系方式留一下,如果一个星期内有消息的话我们会通知您的。”从支持西部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招聘人员这句不冷不热的话又令李余本来高涨的心气降下来不少。在期待与失落中渡过了两天的李余,在第三天的时候终于接到了来自于支持西部办公室的电话。“喂,是李余李先生吗?”“是的,是的。”“请您明天下午来支持西部办公室进行第二次面视,请问有什么问题吗?”“没有,没有。一定准时到达。”这意外的消息令李余真是十分的惊喜。第二次的面视和第一次差不多,无非是问一些普通的问题,例如“你什么时间毕业的”、“为什么要去西部”、“打算在那里呆几年”之类的问题。“请先回去等消息吧!”第二次的面视依然以这种摸棱两可的话语结束。依然是焦急的等待和不安的两天过去了。又一个第三天的时候,李余终于接到了他盼望已久的电话。“是李余先生吗?”“是我。”“请您明天再来支持西部办公室一趟,这是最后一次的面视了,请您做好准备。”“好的,好的。”第二天,李余早早的就出了门,他可不准备在这么重要的场合迟到,但是偏偏就是天不从人愿,李余在路上居然连续碰到三起交通事故,致使他到达的时间比他预计的晚了两个小时。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面视是集体进行的,就在李余进去的前两分钟,支持西部办公室的主任正在对所有的面视者宣布着一个消息。“经过两轮的淘汰,我相信剩下来的,也就是在座的诸位,都算得上是社会的精英,而你也将从事一项伟大的工作,那就是去支持我们祖国的西部。大家都知道,现在西部地区还有很多少、老、边、穷,在那里急缺教育资源,现在我对于你们愿意献身于这项崇高的工作而表示我最大的敬意。”说完,他自己为自己鼓起掌来。可是底下所有听的人却全都傻了眼。他们原来以为所谓的支持西部,是因为西部的高科技人才少,所以他们这些经过严格选拔的人是去那里做科技骨干的,没想到竟然是去做乡村教师。“好了,各位如果想好了的话,就把这个文件签一下,这是为了保护各位的和被支持地区的利益,各位不妨自己看看。”说完,这位主任开始把手中的文件发放到所有人手中。就在这个时候,迟到的李余才满头大汗地跑了进来。“对、对不起,主任,今天路上堵车了,所以我来晚了。”“啊,没关系,你先坐下吧!顺便把这个文件签一下。”“这是什么文件啊?”李余问道。“签完了你就可以去西部了。”由于还要发给别人,主任也没多解释,顺口说了这么一句。“啊,真的吗?”正在沉浸在西部梦想中的李余几乎没有多想就把自己的名字签了上去。不过等他签完之后,却看见其它一起来的人纷纷离开。“主任,我再考虑考虑好了。”“主任,我突然想起来家里有点事,我先走了。”短短几分钟后,现场就只剩下李余一个人了。“主任,这、这是怎么回事啊?”李余疑惑地看着空空的周围。“噢,没什么。他们,他们……他们在你没来之前已经签好,所以就剩下你了。你签好了吗?让我看看咱们的合约。”“哦,给你。”李余有点疑惑地把手里的合约递了过去。“哈哈……”看到李余的签名之后,主任发出了一阵狂笑。“终于,终于有人上当了……”“主任你说什么?”“没、没什么,你放心吧小伙子,喔,是李余先生,是吧?回去等通知吧!哈哈……”“主任你笑得好邪啊……”李余感到了一丝的不安。几天后,李余胡里胡涂地坐上了前往成都的火车,当然了,他不会在成都下车,而是在途中一个名叫潭古县(随便瞎编的地名,大家千万别在旅游的时候去找,否则消失在大山里万恶我可不负责任)的小站下了车。小站的站台只有几十米长,或者说,整个小站其实就只有这个站台和旁边的一家小卖部,几名山村妇女在附近挎着篮子,在向火车上的人兜售着山货。而这周围除了这个小车站之外,竟然全是大山,绵绵延延的大山充满了李余的整个视野。站台的边上竖立着一个站牌,上面写着“潭古县站”几个大字。李余看了看手中的地图,好不容易在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这里的地名。“虽然也属于四川省,但是好像很偏僻的样子。”看着小站上就像电影里表现出来的几十年前的样子,李余不禁感叹道。虽然是做过了思想上的准备,但是李余还是觉得这里实有点荒凉。不过现在不是感叹的时候,反正来都来了,先找地方吧!“去县城,找教育局。”这是临走的时候,主任对李余说的。“先找县城吧!”“大姐,大姐,请问县城应该怎么走啊?”李余向一位正在兜售山货的村妇问道。“男娃,买只鸡蛋吧!”“对不起大姐,我不要鸡蛋,能告诉我县城怎么走吗?”“买只鸡蛋吧!”“我不要鸡蛋,能告诉我县城怎么走吗?”李余有点生气的说。没想到这位大姐二话不说,竟然转身走了。“什么态度嘛,我只不过问路而已,居然……”没办法,李余只好去问另外一位大姐。“买斤核桃吧!”“买斤苹果吧!”“买只小兔吧!”在连续拒绝了多位大姐好心的推销之后,李余终于明白了,如果他不买点什么的话,他是不会得到如何去县城的信息的。“鸡蛋多少钱一个?”李余终于认输了。“两元一只哩!”“什么?这简直是敲诈啊!”“不买算喽!”卖鸡蛋的大姐还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好,好,我认了。给你钱,现在总能告诉我怎么去县城了吧!”李余气愤地说道。“喏,顺着那条路一直走就到了。”大姐指着火车站旁边的一条小路说道。“这,这条路好像是进山的路啊!”李余看着这条路的走向,万分疑问。“我们县城本来就在山里的嘛,有啥子好奇怪的!”这回反而是大姐在奇怪了。“OH,MYGOD!”李余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或许是人走得比较少的原因,从火车站到县城的这条土路很难走,不过还好的是走了一段之后,土路终于成为了柏油路,但是年久失修的路面上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半路上,李余好不容易搭了一辆马车,朝县城走去。在天黑前,马车终于摇晃到了县城,李余看了看表,已经五点多了,现在即使找到教育局,估计里面也没人了,于是李余找到了可能是县城里唯一的一家旅馆住了下来。在忍受了一晚的脏乱和蚊虫叮咬之后,李余第二天早上便迫不及待地向旅馆老板打听好了教育局在哪里后,就急忙离开了这里。昨天晚上来到潭古县城的时候,李余根本没仔细观察过,今天早上一看,他终于知道贫穷二字的含义了。整个县城里,能超过两层的建筑物估计没有十栋,而他要找的教育局就在其中,所以找起来很方便。虽然属于县城里少有的“高”层建筑物,但是这座五层的楼房看起来好像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东西了。经过了门房大爷的指点,李余来到了一间办公室,一位自称是教育局张副局长的人接待了李余。“是从北京来的李余先生啊?啊,欢迎,欢迎。我们这里早就接到电话说你要来了,我们一直很期待你的到来啊!”这位副局长热情地握住了李余的手。“这是我的介绍信。”对握手没兴趣的李余直接拿出了介绍信,交到张副局长的手里。“会给我一个怎么的工作呢?在教育局里当一名普通干部的话,那也太委屈我了,最少也得是局长的秘书吧,最好是当一名主任,干个一年后就提拔我也当个副局长什么的。”李余在张副局长看信的时候,开始幻想起自己的未来了。“嗯,原来是这个样子呦。李余同志,你竟然有如此伟大的精神境界,可真是值得我们佩服。你从大城市来,竟然要求到最贫穷的地方去教书,好,我就满足你的要求。(我这辈子从来没见过有人有过这种要求。「张副局长暗语」),我会把你安排到我们县里最穷、最偏僻的村子去教书。哈哈,你放心,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喽!”“什么?……鬼才想去最穷,最偏僻的地方教书呢!”李余心道。“这、这,好像有点误会,我……”“有啥子误会么,介绍信上写的请清楚楚,你自己要求去条件最差的地方教书,白纸黑字还能有错么?你放心,我马上就给你去安排,你先坐啊,我去去就回。”张副局长说完马上跑了出去,“彭”的一声,从关门的声音来判断,他似乎是把门反锁上了。“怎么,怎么会这样……”李余抓起了被丢在眼前的介绍信。“……李余同志年轻有为,思想进步,意志坚定,坚持要去老、少、边、穷地区条件最差的地方教书,把自己的青春全部奉贤给这些地区的孩子们。这位同志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啊……”“天啊,这、这不是胡说八道吗,我什么时候要求过去条件最差的地方教书啦?不要开这种玩笑了,我看还是现在回去好了。”李余撇下了介绍信,打算出去,“咦,门怎么锁上了?放我出去啊,这是个误会,我要回家,放我出去!”李余这时才知道后悔已经有点晚了。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的样子,从门那里出来了钥匙开锁的声音。“太好了,我要走,我要回家去,我可不愿去什么条件最差的地方教书,再见吧,老子的青春是属于自己的,绝对不会奉献给其它什么人。”李余嘴里念叨着,背起自己的包准备离开。“李余同志,这么都等不急喽,太好喽,我这不是已经带人来准备把你送去吗?不要急嘛!”张副局长连推带搡的把李余又按回到了椅子上。“小王,小赵,这位就是从北京来的李余同志,你们两个负责把人家送到洞子村去,既然李余同志这么着急,你们现在就出发吧,不要耽误了行程。”“是塞!”从张副局长身后走过来两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左右一架,就把李余架了起来。“等等,这里有误会,放开我有话要说……”“有啥子误会嘛,你的情况在介绍信上写得清清楚楚,我们都明白。好了,现在就出发吧!”“等等,放开我,不要这样啊……”就这样,李余被两个人架着,离开了县城,走上了山路。“反正到了地方之后我自己就悄悄的跑了,难道说我一个大男人还能被困死在山村里不成?”李余心中暗暗打定注意。“两位大哥,咱们这要去什么地方啊?”李余小心翼翼的问着。“去洞子村。”“好奇怪的地名啊!”“是唆,那个村里的人都住在洞子里,所以叫这个名字。”“都住洞里,那岂不是原始人……”“咱们应该不必要走这么快吧,我的腿都快累折了。”李余喘着粗气说道。对于平时极少锻炼的人来说,走这种山路无疑是一种折磨。“快点吧,慢了小心被困住,那时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就惨了。”小王对李余说道。“被困住?什么意思?”李余一边继续喘粗气,一边问。“这山里多发泥石流,特别是在夏天,也就是现在这个时候,雨水多,一下雨,泥石流动不动就把山路冲坏了。要是咱们被泥石流困住,就只有等死了。”小赵回答李余说道。“什么?那咱们要去的那个村子里的人怎么到外面去呢?他们不清理山路的吗?”“清理山路!说得容易,哪里来的钱唆?咱们要去的那个洞子村,到了夏天之后,由于泥石流断路的原因,经常是半年与外面联系不上。”“半年!……”李余感到一阵恶寒,尽管他已经在发挥他最大的想象力了,但是现实一次又一次的告诉他,事实比他想象得更可怕。“一定要快点逃出去。”李余脑子里的这个念头更加强烈了。但是……他没想到,他们这一走就是三天,三天的山路对于即使生活在大山里的人来说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何况是刚刚从大城市中出来的李余。在最后一天的时候,李余几乎是被小王和小赵抬到了洞子村。已经是意识迷乱的李余,迷迷糊糊中好像是听小王似乎对某个人说:“人就交给你们,千万小心啊,我们先……”后面的话,李余一句也没听见就睡过去了。或许是三天来的劳累积累得太多,所以李余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下午的时候,才睁开惺忪的眼睛。刚刚醒来的李余摇晃了一下双肩,一种头重脚轻的感觉使得他打消了想要坐起来的念头。“哎,看来以后要多锻炼一下身体了。”李余自叹道。“李先生醒了,李先生醒了。”突然的声音把李余吓了一跳。这时他才感到自己是睡在了一间屋子里,并且屋子里还有其它人。那人见李余醒过来了,连忙跑出了屋子,似乎是叫人去了。过了一会儿,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李余从声音上判断,至少有好几个人。“李先生,你可醒喽!”一个苍老的面孔出现在李余前面。“你是……?”“我就是这个村的村长,老高。你好啊,李先生。”“你好。”一边握手,李余一边仔细地看着眼前的这个村长老高。五十多岁的年纪,穿着一件破旧的蓝色上衣,一条灰色裤子,头上还戴着他以前只在电影中看到过的,中国农村五、六十年代流行的那种帽子,在村长那黝黑的脸上,到处都布满了岁月留下的痕迹。“和电影里的可真像啊,真是标准的村长。”李余心中暗想。“李老师,我们盼望你来很久了,终于可把你等来喽!啊,对了,李老师一定饿了吧?孩他妈,赶快去煮碗面。”村长热情地招呼李余。睡了这么长的时间,李余也的确感到肚内空空,也就没有推辞。很快的一碗热腾腾的鸡蛋面摆在了李余的面前,李余很快就把面吃完了。“怎样,李老师,要不要再来一碗?”“啊,不用了,谢谢。”李余擦着嘴说道。“那好,我带你去你的房子吧!”村长对李余说。“我的房子,那,这里是?……”“哦,这里是我家,你的房子就在旁边。”村长说道。李余听完,跟随着村长走出了这间由竹子搭建的房子。“哇……”刚刚出来,李余就被眼前的的情况惊呆了。“这么大的山洞啊!”李余直到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在一个巨大的山洞里。此时他还不能看清楚山洞的全貌,但是五十米左右高的洞口看起来的确很有气势,人站在这样的山洞里,才能体会到自然的伟大。藉助洞内两边的照明灯,李余看到洞内异常的宽阔,在洞里两边都有房子,中间让出一条道路来。和他以前考古实习的时候去的一些洞不同,这里的地上没有乱石,而是夯实的土地。看来,这里住人的时间已经不短了。“李老师,这里以后就是你家了。”村长老高指着一间房子对李余说道。李余看了看这房子,好像和刚才村长家的房子没什么区别。不仅如此,而且整个山洞里所有的房子好像都是用竹子搭建的,样式基本上一样,很难区别。“进来看看。”村长说着一推门就走了进去。李余紧跟在后面走进了这间他以后要住的地方。房子里的面积不大,加起来大概有四十平方米的样子,也没有分隔,就一个大间。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个大箱子和一张大床,就是房子里的所有的家具了,看样子还都是用竹子做的。“这里以前有人住过吗?”李余环顾四周,问村长。“哦,以前是有人住,以前是许老师的住的,哎,可惜呦……”“以前的许老师,也是村里的老师吗?”李余问。“是呦。”村长的表情有些哀伤。“怎么了,他离开这里了?”李余随意地问道。“不是,他在去县城的路上被泥石流给冲走了,连个尸骨都没找到。哎!”村长叹着气说道。“不……不是吧,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就是上个月。许老师可是个好人,他也是从大城市里来的,在我们这个穷村子一住就是十年,教了不少娃儿。哎……”“是这样啊……”李余看着四周,感到一丝的不舒服。“对了,李老师,走,咱们出去转转,我来给你介绍一下我们村子。”村长提议道。“哦,好。”李余放下了自己的背包,和村长走出了房子。“不用锁门吗?”李余在门上找了半天也没看见锁在哪里。“哈哈,放心吧李老师,我们村里从来不丢东西。”村长笑着说道。“哦。”李余感到有点不好意思。跟随村长走出山洞后,面前的景色豁然开朗。一块圆型农地出现在李余面前。四面都是环型的山,这里似乎完全被山给包围住了。现在正好是夏天,农地里的各种农作物长势正好,只是有点奇怪的是,李余看到在地里干活的却以女性居多。“好大的一块地啊!”城市中的人很少见到这么大块的农地。“是唆,不过这也是我们村所有的耕地喽!”村长说道。“这块地有多大?”“差不多五百亩吧!”“哇,这么大啊,那你们干吗非要住在洞里呢?外面很大呀!”李余不解的问。“是这个样子的,以前的时候我们村子里人多,而且那时候种籽不好,每亩收获得少,所以我们村子的祖先都住到洞子里面去了。”村长说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吧?”“是啊,听老人们说,我们村子的祖先是在清兵入关的时候避祸逃到这里,才建了这个村子。”村长说道。“清兵入关!学习考古的李余当然知道清兵入关是1644年的事情,那到现在岂不是已经三百多年了。”“我说你们的口音怎么和我在县城里听到的有些不同呢,原来如此啊!”学习考古的李余深知,在中国,很多乡村看起来不起眼,但是往往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听老人们讲,我们祖先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人很多,那时候亩产比较低,所以这里所有的地都被种上粮食了,人们之后住在洞子里。后来慢慢地发现住在洞子里也有不少的好处,冬暖夏凉,蚊虫还少,所以现在我们还住在洞子里。”“那附近就没有可以耕种的地了吗?”“没了,这附近几百平方公里全是山,就我们一个村子,能耕种的土地也就这么一块而已。”村长解释道。“哦,原来如此啊!”“走,咱们去山上走走。”村长带领着李余往旁边的山上走去。李余和村长沿着小路,走上了附近的一座小山。“你看,那就是进出俺们村子唯一的一条路。”村长指着村口的一条小路说道。“哦,那就是我来时的路啊!”李余心中暗想。来的时候,李余完全被累昏了,根本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进的村子。说到路,李余突然想起来了自己的计划。“这么美的地方,我就住几天再走,就当是旅游了。呵呵……”李余心中暗想。“对了村长,既然我来教书,过几天我要去县城里买点教书用的材料,你能派个人带我去吗?我自己走山路的话,一定会迷路的。”李余对村长说道。“哦,难喽!”村长说道。“难了,什么意思,莫非我的计划被他们看穿了?……”李余想到此,冷汗直冒。“为什么难了?”李余小心翼翼地问道。“李老师你不知道,昨天晚上下了场暴雨,估计不知道哪里有发泥石流了,所以今天早上我已经派出人去查看,等到晚上的时候就有消息了。”村长说道。“噢,原来是这样啊!”李余松了一口气。“发泥石流的话清理一下不就行了吗?村长你不是说上个月,以前的许老师才被泥石流冲走了,而我来的时候,路面上已经被清理干净了,这回就算是发了泥石流,再清理好不就行了吗?”李余问道。“那次清理已经把我们村今年清理用的预算全用完了,所以再发的话,只有等到明年开春再清理了。”村长说道。“啊……预算被用完了。哪个,村长我能问一下,你们村一年用于清理泥石流的预算是多少吗?”李余问。“每年都不一样,那要看村子里的收入是多少,基本上也就几千块钱吧!”“什么?一年才几千?……”李余已听到这,已经开始祈祷着,昨晚那场暴雨千万别引发泥石流。“哦,对了,李老师,你别担心,我们村子虽然穷,但是我们种的粮食可富富有余,女人们也会织布,在我们村子里衣食无忧,就算出不去,你也可以安心呦!”村长看着李余的样子,还以为他是在担心这个。“衣食无忧!……”李余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走,李老师,我带你去见见我们村子里的老人们。”“哦,知道了。”李余答着,跟随村长往山下走。“对了村长,村子里现在有多少人啊?”李余问道。“二百四十多人,你要教的有六十多个孩子,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三年级都有。”村长说道。“村长,你的意思不会是说,咱们村子现在除了我之后就没有其它的老师了吧?”“是唆。以前的许老师也是一个人教六十多个娃儿。”“天啊……”李余又开始在心中叫苦了。从山上一路走下来,两人也没什么可说的,气氛比较沉闷。“诶,对了,高村长,刚才我看见在地里干活的怎么是女人多,男人少,好奇怪啊!”李余为了活跃一下气氛,随口问道。“这个,这个……说起来,这个……不好意思……”村长吞吞吐吐,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怎么了村长?有什么问题吗?”李余奇怪的问。“那个,那个……我们村子一直以来就是这个……”村长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以至于到最后都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了。“一会儿这个,一会儿那个,村长这是怎么了?”李余心想。看到村长发窘的样子,李余很想转移话题,但是暂时又找不到什么好话题,所以两人间的气氛一下变得很尴尬。“其实吧,李老师,你反正已经来我们村子教书了,我也就不瞒你了……这个事情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所以我不好开这个口。我们村子不知道为什么,自古以来,出生的娃儿就是女娃多,男娃少,就为这个事情,我们村子的男人在其它村子的人面前都抬不起个头。哎……”村长这才把事情原委说出来。“哦,是这么回事啊。那你们村子的男女比例到底是多少啊?”李余问。“我们村现在有二百四十多人,娃娃有六十多,成年人是一百八十人,男人只有六十。”村长说道。“不是吧,男女比例竟然是1:2?这个差距也太大了吧!那孩子里的比例也是这样吗?”“是唆,六十多个娃儿,只有二十个男娃,四十多个女娃。”“是这样啊!其实村长,这种事情和你们村的男人没什么关系,你不必不好意思。”李余说道。“和男人没关系,李老师你莫非是说和我们村子的女人有关系?”村长疑惑地问道。“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这种情况和人是没关系的啦。我以前在报纸上到过这种事情,不过那是国外某个地方,那个报道说,这种情况,可能跟你们吃的东西或者喝的水里某种微量元素的失衡有关系。”李余对村长说道。“啥子意思?李老师我这个人没文化,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不过你是从大城市来的,既然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村长说道。不过村长虽然这么说,但是李余还是从村长的语气中听到,他似乎有些不大相信李余说的话。“算了,不说这个喽,李老师,我带你去见见我们村里的老人。”“嗯……”两人一前一后,走下了山。在村长的带领下,李余去拜见了村里的老人。经过了一番的拜访之后,李余对于村里的情况也有了一些的了解。至少他知道了,在村子里面,很多的事情并不是村长一个人说了就能算数的,这些村里的老人就像是议会里的长老一样,掌握着村里很大的一部份实权。在轮流拜访完村子里的“长老”之后,村长派出去探路的人也回来了。“千万别有什么坏消息啊,我可不想在这里呆那么长的时间。”李余暗暗祈祷。“完了,完了,村长啊,这回麻烦了,路完全被堵死了,没得走人了。”回来报信的人如是说道。“不……不是吧,我……”听到这个消息,李余差点晕过去。“哎,李老师,没办法了,看来你是去不了县城喽!”村长对李余说道。“没……没事,我感到有点累,我先回去休息了。”李余说完,朝自己的小屋走去。刚一进门,李余就把自己扔到了那张宽大的床上。“天啊,我怎么办啊,至少到明年的春天,还有半年的时间呢!我怎么办?我怎么办?半年以后我会不会也变得跟村长一样,皮肤黝黑,满脸皱纹?我会不会也穿着那样衣服赶着驴车去县城里贩卖土豆?我会不会……”一连串的可怕预想使得李余已经快抓狂了。“睡觉,睡觉,这只是个噩梦,对,是个噩梦,明天一定会更好,明天,明天……”在床上翻来翻去,李余死活就是睡不着。“这不是世界末日,不就是半年嘛,很快的,一晃就过去了。先找点事做,忘记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很快……”李余很快就学会了安慰自己。“做什么,做什么……”李余开始疯狂地在自己的屋子里面乱翻东西,可是屋子里的摆设实在太少,就那么几件,除了桌子、椅子、床之外,就只有那口大箱子了。李余走到箱子前,这是一个用竹片编织成的大箱子,就是箱子上有很多的孔的那种,在南方很常见的一种箱子。李余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箱子,他本来期望着箱子里面能有一箱子的小说,武侠小说、恐怖小说、侦探小说、玄幻小说、H小说……反正是能看,能打发时间的,什么都行。但是现实再一次令李余失望了,箱子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很多教书用的教义、课本、学生的作业,以及几本日记。李余无奈地看着箱子里的东西。“算了,这半年我就暂时先当乡村教师吧!”李余叹气说道。随手,他拿起了一本教材,随意翻看着。“无聊。”翻完教材,翻学生作业。“无聊。”学生作业也被他扔到一边,然后是日记本。日记是李余的前任,许老师记的。他把最底下那本拿出来,从许老师刚刚来到这个村子看起。“7月10日阴真没想到现在还有这么落后的村子,我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不是正确,高村长看起来人还不错,先在村子里呆几天吧,如果有机会,我或许会逃……”“这个许老师看来和我差不多嘛!”李余想。“7月11日雨我开始讨厌这里了,从我到县城,直到今天,我已经快一个星期没看见太阳了,这里的夏天几乎老是下雨,难怪这里的人要吃辣椒,否则呆不了几天全都会得关节炎。我得赶快找机会逃走。”“咦,才第二天就准备逃跑了,那他是怎么在这里干了十年的?”李余感到很奇怪。接下来的一个星期的日记里,内容基本上相同,都是想如何赶快离开这个村子。但是,就在许老师到达这个村子一个星期之后,一切都改变了。“7月19日晴真难得一个晴天,我的心情也好多了,但是今天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村长问我是不是愿意长期留在这里,成为这个村子的一名村民,出于礼貌上的原因,我同意了。当时他的表情很奇怪,但是我感到有些什么事情要发生了。”“莫非就是这个让许老师留下来的吗?”李余疑问着,接着往下看。“7月20日晴兴奋,兴奋……这个仪式……我、我还会离开这里吗……”“好奇怪的一篇日记啊!”李余看着这篇字迹写得歪歪扭扭的日记,满面疑惑。前面许老师的字写得很漂亮,端端正正,似乎是学习过书法的人写出来的,可是这篇日记的字却……只有两个可能,要么这篇日记不是许老师自己写,但这不大可能啊;要么就是……许老师在写这篇日记的时候极度激动,以至于连自己的手都控制不住了。当然了,日记的内容更加奇怪,是什么东西让这个许老师这么快就改变主意,不打算离开这里了呢?李余又翻开了下一页。“7月20日阴我……我不走了……我……活了这么大我才知道什么叫天堂,男人的天堂。不,我不能说,我发过誓的,我不能说,我……”这篇日记里,许老师的字又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这么快就决定不走了,是什么,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一个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生这么大的转变?这个村子到底有什么秘密呢?一大堆的问号出现在了李余的脑子里。不过他也懒得想了,反正在许老师的日记里应该有记载,于是他翻开了下一页。“7月21日晴……”“啪!”突然间四周一片漆黑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teee.com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wteee.com


友情链接

百度一下     搜狗搜索